<dd id="baj04"></dd>
  • <progress id="baj04"></progress>

    <th id="baj04"></th>

    <button id="baj04"><acronym id="baj04"></acronym></button>
    <dd id="baj04"></dd><dd id="baj04"></dd>
  • <li id="baj04"><tr id="baj04"></tr></li>

    1. 核定財產原值 買賣虛擬貨幣要交稅
      2024-01-09 15:26 來源:北京商報 作者:廖蒙

      虛擬貨幣交易再次受到關注。1月8日,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國家稅務總局上海市稅務局日前在公眾號發表《個人所得稅經營所得和分類所得常見誤區》一文,其中指出個人通過網絡買賣虛擬貨幣需要繳納個人所得稅,由此引發業內熱議。

      盡管虛擬貨幣相關交易在境內被嚴厲叫停,但從北京商報記者過往的實際調查來看,仍有大量個人用戶參與其中。在分析人士看來,在過往的監管動作中,境內監管部門雖然否認了虛擬貨幣的法幣屬性,但并沒有否認虛擬貨幣的財產或商品屬性,按照我國現有稅法,對炒幣所得具備稅款征收的正當性和合法性。

      炒幣收稅具備正當性

      根據前述文章內容,《關于個人通過網絡買賣虛擬貨幣取得收入征收個人所得稅問題的批復》(國稅函〔2008〕818號,以下簡稱《批復》)規定,個人通過網絡收購玩家的虛擬貨幣,加價后向他人出售取得的收入,屬于個人所得稅應稅所得,應按照“財產轉讓所得”項目計算繳納個人所得稅。

      北京商報記者查詢發現,《批復》原文中還提到,個人銷售虛擬貨幣的財產原值為其收購網絡虛擬貨幣所支付的價款和相關稅費。對于個人不能提供有關財產原值憑證的,由主管稅務機關核定其財產原值。

      不過,《批復》自2008年10月由國家稅務總局辦公廳實施抄送分發,彼時“虛擬貨幣”多指互聯網平臺中購買虛擬商品、虛擬服務的媒介物,例如各網絡游戲平臺的游戲幣等。隨著2009年初比特幣問世,這類公用型虛擬貨幣數量不斷增加,“虛擬貨幣”概念也更為寬泛。

      正是由于二者產生的時間差異,也有觀點提出《批復》中涉及的虛擬貨幣能否等同于比特幣等公用型虛擬貨幣仍有待商榷。針對這一情況,北京商報記者進行了進一步采訪。

      上海曼昆律師事務所創始人、律師劉紅林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從稅法上而言,中國對于炒幣所得有進行稅款征收的正當性和合法性。雖然游戲幣與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有天壤之別,但目前它們在法律定性上別無二致。因此,個人交易虛擬貨幣的所得可以參照《批復》進行納稅。

      劉紅林進一步解釋道,在過往的監管動作中,境內監管部門雖然否認了虛擬貨幣的法幣屬性,但并沒有否認虛擬貨幣的財產或商品屬性。既然虛擬貨幣具有財產屬性,那么我國現有稅法對于虛擬貨幣的交易行為就可以征稅。根據我國現行稅法,炒幣所得稅務上可能涉及繳納個人所得稅。

      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數字經濟與金融創新研究中心聯席主任、研究員盤和林同樣提到,從稅法角度來看,炒幣征稅邏輯上并沒有太大問題,炒幣所得歸入財產轉讓也很合理。只是在境內全面禁止虛擬貨幣交易后,炒幣轉入隱秘線下,當前執行相關稅法政策存在難度。

      征稅流程尚需明確

      需要注意的是,本次討論也并非虛擬貨幣交易交稅問題首次受到關注,在過往十余年的發展歷程中,包括虛擬貨幣在內的虛擬財產征稅問題已經被多次提及。

      其中,在2021年《關于進一步防范和處置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發布后,國家稅務總局旗下中國稅務報便曾刊登文章《防范虛擬貨幣帶來的稅收風險》,我國應完善相關財產申報登記機制,對持有大量虛擬貨幣的用戶進行實名登記與動態追蹤。在罰沒收繳、重組并購、破產清算等司法領域,要對虛擬貨幣的處置方式予以明確,避免國家稅款流失。

      “我也注意到了這一消息,幣友們討論的熱度很高,畢竟炒幣征稅與用戶的關聯度比較高?!?月8日,幣圈用戶許陽(化名)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提到。

      許陽直言,即便是2021年監管再次提示防范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但早前使用的虛擬貨幣交易平臺未受影響。關于炒幣征稅的情況,在幣圈中不算新鮮事,只是一直未進行有效執行?!叭绻娴囊斩愇乙苍敢?,只是在計算方式等實操方面還需要完善,讓用戶有更嚴格的執行參考標準?!痹S陽補充道。

      另有區塊鏈研究人員指出,早前《通知》內容中多強調境外虛擬貨幣交易所展業和涉虛擬貨幣犯罪活動風險,個人交易虛擬貨幣的行為效力仍有爭議,《通知》只提到“任何法人、非法人組織和自然人投資虛擬貨幣及相關衍生品,違背公序良俗的,相關民事法律行為無效,由此引發的損失由其自行承擔”。因此對于炒幣征稅的政策,市場也處于觀望狀態。

      盤和林表示,首先要明確個人開展虛擬貨幣交易在境內的性質,如果完全禁止,在屬地原則下便不涉及交稅,否則便需要對具體交易場景進行完善定稅。

      在劉紅林看來,稅務部門想要針對虛擬貨幣交易收稅,要解決的法律問題、政策問題并不少,其中征稅合法性依據、征稅金額標準等尚需明確。另一方面,基于虛擬貨幣交易的特殊性,投資收益是按照幣本位還是按照法幣本位計量也需明確,如果以幣換算為等價人民幣來征稅,便存在變相為虛擬貨幣定價的擦邊球式風險。

      合理進行稅務籌劃

      紛紛擾擾的討論中,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1月8日,國家稅務總局上海市稅務局已將原刊發文章刪除,截至發稿已經無法查看。

      在關于炒幣征稅的討論中,也有幣圈擁躉認為這是“炒幣合法化”的信號。但另有法律人士指出,前述文章只是上海稅務部門一篇普普通通的科普推文,目的在于讓市民朋友們增長稅務知識,包括非常規、比較離奇的稅務知識,不應過度解讀政策風向。

      在人民銀行此前發布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23)》中,對于加密資產給出了定義——加密資產是指主要依賴于密碼學、分布式賬本或類似技術開發運營的私營部門數字資產,創造了新的資產形態和業務模式。加密資產不由貨幣當局發行,不具有法償性與強制性等貨幣屬性,未受到與其業務實質相適應的監管,因而表現出金融和數字技術雙重風險。同時,我國較早就已對加密資產領域相關風險開展清理整頓。

      需要明確的是,炒作虛擬貨幣的風險也并不會因為合法收稅而有所降低。盤和林認為,境內用戶不應該抱有僥幸心理,盡量遠離這類高風險的投機活動。

      劉紅林則建議,未雨綢繆,幣圈用戶先行進行合理的稅務籌劃不會有錯。但稅收相關法律法規繁多且復雜,再加虛擬貨幣轉讓所得的計算也尚未形成定論。因此,個人若涉及虛擬貨幣轉讓所得,建議提前與專業人士溝通,提前做好規劃。避免因發生納稅事項時未及時申報或者在多地形成納稅義務,導致未及時繳稅或需重復繳稅,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編輯:劉曉瑩

      A级毛片高清免费视频播放出要看,国产va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厕所,国产欧美一区二区精品亚洲中文,中文字幕永久精品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