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baj04"></dd>
  • <progress id="baj04"></progress>

    <th id="baj04"></th>

    <button id="baj04"><acronym id="baj04"></acronym></button>
    <dd id="baj04"></dd><dd id="baj04"></dd>
  • <li id="baj04"><tr id="baj04"></tr></li>

    1. 硅片上的“賣房創業者”
      2023-12-21 16:48 來源:法人雜志 作者:李遼

      ◎文 《法人》雜志全媒體記者 李遼 

      宋仕強在中國半導體行業小有名氣,他笑言,圈子里都知道自己是一名“賣房創業者”——連續賣了自己名下好幾套房才支撐他創立了薩科微半導體有限公司(下稱“薩科微”)。

      圖片

      ▲宋仕強在實驗室測試碳化硅新產品 受訪者供圖

      他曾經是地產行業早期的職業經理人,擔任過一家港資上市公司的CEO,他對《法人》記者笑談,創業時未對難度有太大估計:“以前我是在土地上蓋房子,現在無非是在硅片上蓋房子?!钡聦嵣?,“剛開始的五六年,幾千萬元砸進去,看不到一點水花”。

      他承認,開始創業后,才發現自己對整個行業的現狀、研發生產體系、產品特點都理解不到位,對供應鏈認知不夠,未形成系統性思維,盡管前期做了很多調研,但在實際工作中卻是紙上談兵。多次受挫后,他不斷調整市場戰略推出新產品。如今,薩科微在行業站穩了腳跟,“slkor”品牌逐漸被客戶認可。

      成為供應鏈關鍵節點

      宋仕強在選擇創業領域時下了很多功夫。

      “我贊成巴菲特的觀點,投資要看所投行業是否‘長坡厚雪’?!L坡’指行業發展潛力足、空間大,‘厚雪’指行業有利潤驅動,沒有進入價格戰階段?!碑敃r,他關注到,中國芯片消費量巨大,從2015年開始,進口規模超過了原油。同時,中國半導體供應鏈各個關鍵節點,與發達國家還有不小差距,說明行業體量大、發展周期長。

      他認真做了市場調查和產業鏈研究,查閱了很多國內外資料,畫了復雜的思維導圖,并搭建數據模型做分析。當時他的結論是,中國功率器件類產品與國際主流產品相比,技術相差不大,市場也夠大,對晶圓廠、封測廠的設備要求也不太高,40納米以下光刻機就能滿足要求。當時,功率器件產品國產化的程度已經較高,國外技術的引進和轉化較方便,于是他便躬身入局。

      剛開始,宋仕強投資300萬元在深圳華強北與朋友合辦了一家芯片貿易公司?!捌鋵嵕褪亲雠鋯紊??!彼Q,“配單”就是“配貨”,“客戶給我們一張他們產品完整的BOM(物料清單)表,表中有多種品類的電子元器件,我們要幫助客戶配齊清單里的所需料號?!钡Q易公司處于半導體供應鏈最末端,服務的客戶規模小、效率低,不利于標準化、流程化管理和規?;l展。宋仕強的理解是:“半導體供應鏈是全球化分工和合作的產物,身處供應鏈關鍵節點,才能擁有與上下游博弈的籌碼,才能在定價和議價上具有優勢?!?/p>

      在供應鏈關鍵節點中,基礎原材料的高純度硅片被國外大廠壟斷;芯片設計屬于輕資產運營,比拼的是研發能力,人才和團隊是最重要的資產,毛利率較高,但創業公司多,競爭大;芯片制造是重資產環節,工藝制程快速迭代,頭部廠商有相對較高的毛利以及較強的先發優勢,臺積電是其中的代表之一;封測也是重資產環節,設備投資大,工藝進步相對較慢,容易進入,但技術含量和產品附加值低,中國大陸企業大多集中在這一環節。

      “在制造環節,晶圓廠需要重資產投入,每年動輒投入幾十億元,我個人沒能力切入,封測不符合我的創業初衷,于是我選擇從芯片設計入手?!彼问藦娬f。

      打通供應鏈的酸甜苦辣

      半導體是一個供應鏈全球布局的行業,打通供應鏈是長期艱苦的工作,同時也是投資回報周期長的行業,往往從啟動立項、研發到批量變現需要長時間、高投入與精技術,大多數投資者缺乏面對這一挑戰的條件。宋仕強說:“在這個過程中,充滿了不確定性?!?/p>

      為了尋找優秀人才,宋仕強找到清華大學和北京某微電子廠的專家和教授,請他們推薦人才,同時幫忙技術引進?!霸缙谡埐黄鸶叨巳瞬?,工作量也不飽和,我們就先請他們當顧問。經過幾年的試錯、發展和積累,我們終于擁有了一支以清華大學科研團隊為班底,結合電子科技大學及韓國延世大學技術人員組成的研發團隊?!?/p>

      在引進技術時,需要企業有較大規模和強大的品牌效應?!爱敃r我們的初創公司只有幾十名員工,與國外大公司合作難度較大,難以獲得好的技術。經過不斷努力,我們與韓國一家研究所達成合作意向。他們有當時國際領先的技術儲備,但韓國本土市場小,競爭大,我們與他們有一定的技術和產業鏈差距,優勢是具有龐大的市場?!彼问藦姺Q,前期非常順利,他們很快推出量產產品,雖然當時經營不順利,但還是度過了最艱苦的時期。

      “設計出新產品或工藝迭代優化,都需要與晶圓廠的工程師們不斷溝通,兼顧生產線設備的性能,有把握了才敢投片。每一輪要花差不多一年的時間,資金至少要花費三四百萬元?!彼锌?。

      設計圖紙出爐后是流片環節。半導體行業對于流片都不陌生,這是芯片設計和芯片量產的中間階段,是芯片制造的關鍵環節。簡單來說,是將設計好的方案交給制造商,先生產幾片樣品,檢測芯片是否能用,然后不斷調試優化。如果測試通過,就可以大規模生產。剛開始,因為制造商的工程師對先進工藝理解不夠、效率不高,影響了產品投入市場的進度,于是宋仕強重新在韓國找到一家制造商合作。

      “采用什么樣的制程工藝、多大尺寸的晶圓、芯片的復雜程度,都會影響芯片的流片成功率和成本,而且許多芯片不是一次就能流片成功的,往往需要進行多次流片才能獲得較為理想的效果,薩科微第一版產品經過4次流片才成功量產?!彼f,“流片花費很高,我們在韓國流片一次約400萬元。即使流片成功,產品能用了,也不代表就可以賺錢?!?/p>

      在尋找下游封測商時,宋仕強非常謹慎,首先找了韓國廠家,但成品從韓國運輸過來時間太長,客戶服務的及時性不強,于是他開始在國內尋找替換廠商。經過不斷努力,終于在上海慕尼黑電子展打聽到,江蘇泰州一家封測廠有這個技術實力,于是馬上他派負責技術的副總經理直接從上海趕去洽談,經過多番溝通磨合,雙方開始了正式合作。

      “在產品銷售環節,我們剛開始送出去價值幾十萬元的樣品,只拿到一些幾百上千元的小訂單,很長時間都沒有形成大批量返單,導致員工大量流失?!彼f,由于前幾次流片失誤和產品銷售不順,公司現金流出現了嚴重問題,以至于后來要賣房才有錢流片。

      為了企業活下去,宋仕強與團隊馬上調整策略,把之前掌握的先進功率器件技術應用在了常規產品上,去研發一些市場需求量相對較大的產品。這樣一來,以前磨合好的供應鏈資源馬上就可以利用起來,這幾年逐漸實現了盈利。

      缺貨潮帶來的思考

      2020年下半年,芯片缺貨潮席卷全球?!爱敃r,薩科微還是一個新品牌,銷量不大,因為平時關注供應鏈安全,備了一些安全庫存,趁機擴大了市場份額?!彼问藦姺Q。

      但經過這件事,他意識到,必須要實現供應鏈的安全、自主和可控?!爱敃r我們最重要的晶圓流片布局在韓國,但要防止別人‘卡脖子’,就應該把供應鏈轉回國內?!苯涍^幾年調整,薩科微逐漸把供應鏈節點往國內轉移,剛好也遇到了“國產替代”的大潮,“算是趕上了好時候”。

      在他看來,供應鏈既是分工,也是合作,血脈要打通?!斑@里的血脈就是訂單。供應鏈是靠訂單培養出來的。如果沒有訂單,供應商就不會和你形成緊密聯系。因此,在企業最困難時,也要有持續穩定的訂單,這樣才能形成互相支撐的局面?!钡F實中,很多企業和資本方往往更注重研發能力,聚焦能不能把產品研發出來?!皩嶋H上,研發出產品不難,難的是研發出來之后是否能夠量產且有競爭力,不能賺錢的產品必然不能持續?!彼问藦娞寡?,這就是很多半導體公司倒閉的原因,“成功的企業必然有一個強大的供應鏈?!?/p>

      如今,行業進入調整周期,上游晶圓廠開工不足,生產流通環節人工成本增加,為維護鏈條的生態平衡,宋仕強盡量把利潤讓給供應鏈上下游。

      經過幾年沉淀,半導體供應鏈中的高端產業已從歐美日韓逐漸往中國過渡,中國技術逐漸突破,高端人才大量涌現,而跟隨時代浪潮,薩科微也正處于快速上升期,與供應鏈的磨合、品牌的滲透、渠道的發展以及團隊的建設都愈發成熟。

      編審|渠 洋

      責編|白 馗

      校對|張波 張雪慧

      編輯:劉曉瑩

      A级毛片高清免费视频播放出要看,国产va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厕所,国产欧美一区二区精品亚洲中文,中文字幕永久精品免费视频